当前位置:主页 > 企业新闻 >

企业新闻

“矿主”承包的企业非法向黑煤窑供电

发布日期:2021-12-24 01:3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随着黑煤窑“矿主”杜纪红等8名犯罪嫌疑人全部到案,事故调查组对涉事煤窑井下盗采情况,也派出相关专业人员入井展开实地测量调查。

  黑煤窑运行生产,一个重要环节是如何解决供电问题。新京报记者调查了解,电源系该煤窑“矿主”杜纪红从其承包的一个废弃企业的变压器接入。事发后,供电人员已从源头切断电缆。

  另外,孝义市自然资源局负责人介绍,该市之所以出现黑煤窑,有一个历史原因,以前由于中小型煤矿粗放开采,造成地下留有大量残煤。2008年煤矿产能进行整合,相当多一批达不到产能要求的煤矿关停。随着近几年煤炭市场价格上涨,一些黑煤窑受利益诱惑铤而走险。

  公开消息显示,孝义盗采事故发生后,吕梁市召开打击盗采矿产资源专项行动部署会。孝义要求全市所有干部都签订一份承诺保证书,承诺本人和家人不涉私挖滥采行为。

  记者获悉,除已被免职的孝义市委书记、市长、副市长三人,第二批被问责的孝义市自然资源局局长,该市西辛庄镇党委书记、镇长、镇人大主席、镇武装部长均已被免职处理。另据12月21日吕梁纪委监委网站消息,西辛庄镇人大主席杨海生涉嫌严重违纪违法,目前正接受吕梁市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;孝义市自然资源局西辛庄自然资源所所长侯进军涉嫌严重违法,目前正接受吕梁市监委监察调查。

  截至12月21日,山西吕梁孝义市西辛庄镇杜西沟村“黑煤窑”盗采透水事故中,20名被困人员获救送医后已有10人出院返家,其他矿工仍留院继续观察治疗。

  朱辉是四川南充人,他向新京报记者回忆了井下发生透水事故的惊魂一刻。12月15日夜里,他下井后来到井底向上数的第三个工作面采煤,突然听到有人喊,“来水了,来水了,快跑。”事后,他了解到透水的是井下倒数第二个工作面。

  事发时,朱辉刚到黑煤窑上班五天,是四川矿工洪发林介绍他来的。他说洪发林是井下领班员,此次透水事故中被困井下遇难。来这里上班前,两人曾在吕梁离石区的一个大矿上干活。

  刚来上班时,朱辉说不知道这是个“黑口子”。但上了两天班,他发现每次下井都要从一个自动升降的液压铁门进入,再穿过一个很长的地下隧道才能到达竖井,而且竖井位于一个隐蔽的大房子里面。那时就怀疑这个矿不正规。

  朱辉说,他从领班员洪发林那里了解到,矿可能没手续。“想着反正就是干个十天、二十天的,弄点过年零花钱就回家了。”朱辉继续干了下去。

  工资每10天结算一次,工资标准是依照每挖出一平车煤,老板给40元钱,每平车煤600斤左右。

  他回忆,出事的黑煤窑井下共有7个工作面,矿工们三人一组,分别进入各个巷道采煤。听到有人喊来水了,他丢下手里的平车就往上跑。“当时,透水将大家所带的吃喝物品都冲走了,后来发现矿泉水漂浮上来,大家就拿来轮流喝一点。”徐可艾说。

  公开消息显示,此次透水事故事发12月15日23时,井下被困矿工22人,43小时后被救升井,其中2名矿工遇难。

  孝义市医院医务科长张小玲介绍,矿工因被困井下时间较长,刚送医时体温偏低,个别人伴有脱水症状。目前,经医院救治专家组评估,20日、21日,10名矿工身体健康指标达到出院标准,已顺利出院返家。另外10名矿工仍在留院观察治疗。

  医院出具的一份救治矿工名单显示,20名矿工分别来自四川、湖北、重庆、云南、贵州、河南。

  煤窑生产运行离不开供电。这个黑煤窑供电来源成为公众关注焦点。此前新华社消息称,该煤窑380伏的动力电系矿主私自接线。那么,是从何处私自接的电源?

  12月20日,国网孝义市供电公司营销部客户服务中心那姓主任介绍,合法企业正常申请用电,“必须要有发改部门对企业立项,以及营业执照、法定代表人身份证、土地使用证,才可办理用电许可。”

  那主任说,杜西沟村黑煤窑的供电,是另外一个用户偷偷转供出去的电源。正常情况下,已申请用电用途后不容许随意变更,如果未经许可改变用途,就属违法用电。

  企业用电,事后又该如何监管?孝义供电公司运检部一名工作人员介绍,目前,国网吕梁市供电公司监察部已派员调查涉事煤窑非法用电问题。该煤窑使用的是地埋电缆,具体用电监管都在基层供电所。

  孝义市供电公司西辛庄供电所所长王鹏告诉新京报记者,涉事黑煤窑如何供电的问题,他目前不便透露。

  新京报记者实地调查发现,涉事黑煤窑向南约500米处有一台变压器,变压器配电箱下方有一根直径约4厘米的电缆线已被剪断,断面显示,电缆中共有四根约1厘米粗的铝线。该电缆从一条东西向的土坝下面向北穿过后,深埋不见去向。

  孝义市西辛庄镇党委负责人证实,上述被切断的电缆就是黑煤窑电源,该变压器是孝义市四通玻璃有限公司所有。

  天眼查显示,孝义市四通玻璃有限公司创建于2015年12月,法定代表人武俊锋。新京报记者探访该企业,大门已落锁。从厂房建筑结构来看,疑似被改建为养殖场。

  孝义市委权威消息源证实,2016年,孝义市四通玻璃有限公司建成,企业立项备案、营业执照手续齐全。但当年建成后被列入高耗能企业,无法办理其他合法手续,并于当年关停。之后,由杜西沟村村民、涉事黑煤窑“矿主”杜纪红承包。

  12月20日,孝义市自然资源局局长郑洪全介绍,事发后,经调取孝义市土地利用总体规划图查证,黑煤窑所占土地,过去是一个堆放建筑垃圾的废弃深坑。土地性质是裸地,也就是说,这是一块闲置未利用废地。不过,要在地面开发建设,必须要经政府批准。

  郑洪全介绍,孝义之所以出现黑煤窑盗采国家矿产资源,有一个历史原因是孝义地下煤炭资源丰富,以前由于中小型煤矿的粗放式开采,留下大量煤柱残煤。2008年孝义市对煤矿产能进行整合,一批达不到产能要求的煤矿被关停。随着近两年冬季煤炭价格上涨,一些黑煤窑受利益诱惑进行非法盗采。

  郑洪全介绍,目前矿山救护队一边对矿井排水,一边由孝义市自然资源局执法队、煤管局,以及聘请的第三方测绘公司人员下井进行实勘,对于涉事煤窑所盗采的煤炭,暂没有准确数量。

  此前新华社消息称,涉事黑煤窑从2018年修建开采,曾被两次举报,但“矿主”未受到处理,煤窑也未取缔。

  孝义市自然资源局向新京报记者出具的情况说明显示,2018年10月15日,西辛庄镇自然资源所确实接到过对涉事煤窑盗采煤炭资源的举报。执法人员到场后经排查,该非法矿口位于杜西沟村村北“河滩里”,位置十分隐蔽,设有伪装掩护,在废弃房内设有洞口,盗采设施比较简陋。西辛庄镇组织机械对洞口进行填埋,并对废弃房进行拆除,对盗采设施给予彻底破坏。2018年10月至2019年10月,该处作为排查重点,未发现有盗采行为和建设痕迹。

  2020年5月5日,镇自然资源所再次接到举报,执法人员到现场后,发现反映位置位于2018年举报位置,该处外围设有伪装和障碍,车辆无法进入,步行到现场发现矿口正处于施工阶段,矿口设置了“暗堡”,顶棚为钢架,下方设有储煤棚,洞口尚未实施完成。

  情况说明显示,经西辛庄镇组织,对设施进行了彻底破坏,使用电氧焊将钢架全部切割破坏,主体结构全部毁灭拆除,洞口煤棚全部填埋,非法建设全部破坏。鉴于其未实施盗采行为,现场也被彻底破坏,尚未构成事实,未构成立案标准。2020年5月至2021年4月,该处作为西辛庄镇自然资源所排查重点目标,未发现有任何建设迹象和盗采行为。

  吕梁市政府网站消息,12月18日,该市召开打击盗采矿产资源专项行动动员部署会,决定集中一个月时间在全市开展严厉打击盗采矿产资源专项行动。

  市委书记孙大军在会上表示,开展地毯式大检查,全面查清黑煤窑底数,不漏掉一村一沟一矿。他说,敢开“黑矿”的,必有保护伞,想当好“黑矿主”,必须要摆平与有关方面的关系。全市干部队伍、公职人员来一次大排查、大起底,纪检监察机关要重拳出击,坚决揪出“内鬼”,彻底清除干部队伍中的“毒瘤”。

  孙大军还表示,一些地方私挖滥采由来已久,根本原因是有关党委、政府和监管部门失职渎职。失职渎职就要追责问责,包庇勾联违法犯罪分子必须严惩。对私挖滥采行为听之任之,不制止、不上报的,必须免职;对不掌握情况的懒官、庸官、糊涂官,也必须免职。

  就在黑煤窑事故发生前,10月5日,孝义融媒体官网报道,孝义市自然资源局深入西辛庄镇开展打击私挖滥采专项督查。西辛庄镇人大主席杨海生介绍,针对易发点厂矿、种植、养殖基地,居民住宅区,经镇、村干部共同进行网格化排查,没有发现私挖滥采现象。

  当地一位熟知黑煤窑盗采现象的人士介绍,这些黑煤窑除了隐蔽性强,对毁灭证据也有一套。比如,他曾见到西辛庄镇吴西庄村一家黑煤窑,外运煤炭的路都被封死,防止外人靠近。只有出煤时,才将堵死路面土堆推开。而且,运煤车两个后轮边上还绑上扫帚,车辆经过后都不会留下车轮痕迹。

  12月21日,孝义市委权威消息源证实,除被免职的孝义市委书记、市长、副市长三人,孝义市自然资源局局长郑洪全,西辛庄镇党委书记、镇长、镇人大主席、镇武装部长也已被问责免职处理。

  另据12月21日吕梁纪委监委网站消息,西辛庄镇人大主席杨海生涉嫌严重违纪违法,目前正接受吕梁市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;孝义市自然资源局西辛庄自然资源所所长侯进军涉嫌严重违法,目前正接受吕梁市监委监察调查。

  新任西辛庄镇党委书记郭逢立20日在该镇打击私挖滥采矿产资源专项行动会上讲到,出了事,牢狱之灾的代价谁也承受不起。只要是黑口子,发现一个彻底摧毁一个。